沙砂退出马来西亚?

Sarawak Sabah Keluar Malaysia ?!

About

Sarawak Sabah Keluar Malaysia ?!
This issue concerns the people of Sarawak and Sabah, the people has the right to know the truth on the historical background of the formation of Malaysia.
The people has the absolute Rights to share and discuss the subject which concern the future of the people and decide whether they want to remain in Fedeation of Malaysia or as an independence state!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6%B2%9 … 6864958986

2 Likes

:mrgreen:

  • 1 :smiley:

15July 2015 08:28 pm
Please Read carefully. Latest update on 722 independence day Parade Kuching has a new venue to Song Kheng Hai Recreation Ground at Padungan.

Kita berharap kita sama-sama menjaga tingkah laku sendiri semasa
perarakan secara aman ini nanti…semoga hari Kemerdekaan Sarawak yang istimewa ini merapatkan lagi semua warga Sarawak …Datanglah dengan hati yang terbuka tanpa rasa takut dengan perbezaan antara kita …warga Sarawak adalah Warga prihatin, penyayang, dan berfikiran positif.


https://www.facebook.com/sarawakfsarawakians?fref=photo

1 Like

Sarawak and Sabah should be long gone, split away from Peninsular Malaya. We are not same as them, for better future. We need to be independence as soon as possible.

1 Like

4 days count down: Sarawak Independence on July 22nd
http://greatermalaysia.com/2015/07/11/4-facts-the-sarawak-independence-walk-on-july-22nd/

1 Like

主權公投陸續有來
https://www.facebook.com/sarawakfsarawakians?fref=photo

蘇獨公投剛剛結束,接續下來的是11月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公投。雖然不具法律效力,而西班牙政府亦表明公投是「不合法」,但這幾場公投帶出的族群、中央與地方政府關係的問題,絕對值得深受大一統思維荼毒的港人認真思考。 除了歐洲,亞洲也將會出現一場影響深遠的主權公投,位於婆羅洲西北部的砂朥越(Sarawak),當地多個非政府組織和部份政界人士,已向聯合國提出呈請,要求在不遲於2018年舉行獨立公投,理由是英國殖民政府並未徵詢當地人民意願,就在1963年代表砂朥越簽訂加入馬來西亞協議(Malaysia Acts1963)。涉及這份協議的還包括新加坡和當時稱為英屬北婆羅洲的沙巴州,但只有新加坡是經過公投而簽署加入馬來西亞。激起砂朥越這次行動的主因,是巫統主導的大馬中央政府逾半世紀以來一直忽視當地的發展需要,卻不斷掠奪因天然資源而生的利益,尤其是石油開採收益要全數上繳吉隆坡中央,然後「回饋」僅5%予州政府;明報老闆張曉卿家族、首席部長泰益瑪目等商賈就以經營伐木生意賺個盤滿缽滿。當地基建比馬來半島落後得多,山區土著的生活條件仍然非常差。可是土著們的思想保守,深怕沒有憲法第153條予馬來人和土著特權,會連僅有的一丁點受惠和保護罩也消失,就只對巫統敢怒不敢言。

砂朥越主權問題其實已醞釀超過半年,大馬傳媒卻採取冷處理手段,除了因為大多為喉舌報章之外,馬來西亞有一條類似23條的《煽動法令》,也同時使當地政界未有公開多談,因而沒有太多消息。不過,權力相當於集香港的警務處長和律政司司長於一身的警察總長卡立(Khalid Abu Bakar)上周公開警告網上的熱烈討論也構成觸犯「大馬23條」罪行;國會正審議提高回饋砂朥越石油稅至20%的議案,清楚見到事件已刺中巫統的死穴。筆者從當地公民組織了解到的消息,聯合國已收到他們的提請和準備處理,只待作出正式公佈。要是砂朥越「起義」成功,另外三個產油州——沙巴、登嘉樓和人民聯盟成員之一回教黨勢力根據地的吉蘭丹,隨時效法向吉隆坡中央逼宮。甚至整段英殖過渡到馬來西亞成立都缺乏徵詢人民意願的歷史因素,或可致馬來西亞解體之局也是不能排除,這就是巫統對砂朥越公投怕得要死而極力打壓的原因。

這場醞釀中的公投除了左右大馬長遠政局發展之外,因為《中英聯合聲明》是未經徵詢人民意願,情況與Malaysia Acts1963一樣,而目前砂磱越政府由巫統所操控,論述基礎和局勢都與香港異常相似。當地民間組織的策動呈請目前還可算是成功,對於目前在政治和社會秩序受到中共重重壓迫的香港,砂朥越的做法絕對值得本港借鏡。但可惜的是,港人的主體意識仍存所謂「國家」觀念和懼怕中共的強蠻而不敢「挑釁」,暫未見到香港會打算仿效而以此做法向中共迎頭痛擊。還有更重要的是,砂朥越公投是涉及二戰後殖民地主權歸屬安排,從宏觀角度了解更會觸及亞太地區多處,包括沖繩、關島,甚至台灣、中國東北三省和海參崴等等。所以,有必要密切留意這場發生在馬來西亞的事件。

林鴻達
時事評論員

Why not.

I can’t say we don’t have any racism here, but at least the percentage is lower than WM.
We are more united between different races of people here as well too.

By seperating from WM, at least we can have all the income to our state n further develop our living standard and kick away the annoying price hicking and ringgit dropping… due to “certain issue”

Who agrees if we uses back these currency?

2 Likes

真的關心了嗎? -------

國外朋友關心的問,沙巴地震,你那還好嗎? 笑著回答,那裡距离古晉有一段距离,沒有影響。國外朋友不瞭解馬來西亞地理,可以理解,只是連西馬人也一直不瞭解東馬的人文、地理環境,失敗的是教育,還是政府?西馬半島的發展,東馬的貢獻誰都不能否認,只是在之前政治實力不足以影響國內政局的以往,砂拉越、沙巴的訴求就被擱置一旁。

這几年,國內改變不僅僅是政局,也包括了砂拉越的地位,掌握著31個國席的砂州國陣,美其名是隸屬全國國陣之下,但卻是擁有自主權的獨立政體,雖然不至于出現如行動黨所夢想的共組新政府體制,但萬一耍耍性子,在國會中保持中立的態度,就足以讓國陣老大哥的巫統陣腳大亂,甚至政權不穩。在終于想起砂拉越之重要性后,尤其是“砂拉越人的砂拉越”、“公投”聲音不斷挑起后,掌控國家能力日漸薄弱的國陣政府,也不得疲于奔命的通過各種方式,斷絕任何分离主義的湧現及蔓延。

既然西馬的領袖有所求,那麼就應該拿出誠意來,而不是將一些不符合砂州的法律、規則,硬性套在砂人身上。砂州從以前到現在,并不需要乞求,而只是索回應得的部分,因為從石油開采稅而得到的國家收入,本就應該將大部分花在砂州。而政府一直所宣稱的必須顧及全面的所謂平衡發展,於情於理一點也不符合邏輯,更何況取得高速大道、蓬勃發展的西馬人,認為砂州人依然可悲的住在樹上,如果說要公平,怎麼連簡單的最低薪金制,也要一國兩制?

西馬政局混亂,說穿了,還不是政治利益在作祟,政治局勢的變動,即使真的出現改變,對砂州的影響,相信依然會是國內最小的。好吧,既然砂州成為當紅炸子雞,也不會拒絕任何送上門的大大小小遲來的“甜頭”,只不過一些真正影響砂州人民的條例,例如18點契約、石油開采稅等等數之不清的要求,先做到了,再來禮賢下士吧。不過,這些不斷來去的政治人物,無論在朝在野,究竟對砂州的人文地理瞭解多少?在拼命趕路不斷發表政治演說當儿,砂州在他們的眼中,是不是只是一個擁有31國席及71州席的政治版圖及資源,還是看起來懵懵懂懂,會“無私”慷慨奉獻豐富天然資源的州屬?

砂州子民的需求,政治人物真的有開始關心了嗎?還是被迫關心?
或許要當一個政治人物,要硬性規定合格的不是國語科目,而應該是歷史及地理,還有道德科目,尤其是那些一直喊著非常重視東馬訴求的政客,這些科目都合格了,再來談其他的吧!

(星洲日報。砂拉越。評論。作者:張猷傑)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364573?tid=51

Summary:
错了,不是分离主义,而是砂拉越复国主义。

砂拉越,一个在1841年诞生的主权国,日军侵略后才被迫被英国“托管”,在1963年参组了联邦后发现许多承诺原来都是空头支票。今天如果她的百姓因为实在承受不了太多的不满而说:“50年够力,算了吧”也会被当初英国殖民政府用来对付人民的山洞法令来对付的话,这和被殖民有分别吗?我们说砂的每一寸的领土和资源都属于砂人民的,这有错吗?

联合国《给予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宣言》说:“所有的人民都有自决权;依据这个权利,他们自由地决定他们的政治地位,自由地发展他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 砂拉越的未来只有砂拉越人有权力决定,因为砂拉越属于砂拉越人。‪#‎Sarawak4Sarawakians‬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Sarawakforsarawakians/

1 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arawakfsarawakians?fref=photo

从国际法角度看联合国调查团和柯勃特调查团及别两组调查团报告

饶仁毅律师: 沙巴与沙捞越的人民的意愿是没有经过如新加坡一样来自全民公投,这就使人觉得奇怪了,新加坡当时也有一个高度自治的地方政府,与沙巴,沙捞越的情况很接近。

今天的讲题我认为重点是在于分析联合国的调查报告以及当年的秘书长于丹的结论,因为这份文件是真真让沙巴与砂劳越被认为可以合法的拼入马来西亚的法律依据。因此我会重点的分析这份联合国的文件,其他的报告书我认为都是比较次要,至于国际法, 这是一个没有人能懂的问题。其实,国际间的游戏规则的变化太大了,比如,在第二次大战后,联合国的组成奠定了一些国际问题的处理方式, 我们可以称它为国际法, 但是这些规则对于大国与强权是没有多大的约束力,最重要的例子如发动战争是必须要有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才能视为合法。当年的韩战,西方列强是在苏联缺席之下,在安理会强行通过对北韩用兵,所以韩战是打着联合国的联军出兵的,这也只是一个取巧的方式,但是后来美国在世界各地用兵,如对古巴,对巴拿马,尤其是最近十年来对阿富汗与伊拉克都是在没有联合国的授权的非法战争,但是这又有谁能管的着呢?联合国不是一个政府, 他跟多像是一个国际的社团组织,他跟本没有执行国际法的权力与能力,更可笑的是,联合国所建立的国际人道刑事法庭也只能够抓捕一些小国的领导人,但是美国的无人机天天都炸死无辜的平民,严重的犯下违反人道的罪名,这又有谁能够抓捕美国的总统加于审判呢? 小国如以色列在西方列强的支持下在中东犯下了多少人道的罪行,也违反了多少安理会的议决,但一直都是逍遥法外,因此我们不需要花太多的精神去深入研究,而且今天我们也没有这个时间,我只准备把国际法成形的因素略微带过, 国际法的形成有下列的几个因素.

(1) 条约

条约可分多边与双边,它就有如人与人之间的合同,当然在法律上是有约束力的,人与人之间的合同如有违反可以通过国内的法庭来加以强制执行,但是国际上就没有这样一个超然的权力机构来强制执行了,所以国际法上国与国之间的约束力全看缔约国本身是否愿意遵守。其约束力全看这个国家的国际信用,因为如果无理毁约是会让违约国难以在国际社会中生存。条约对于一个国家的约束力是不会因为国内政权改变而失去效力的,如中国满清时代与英国签订的南京条约割让香港,经过了中华明国又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任然被中国所遵守,虽然这是一个不平的条约,中国依然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收回香港,双方共同废除此满清时代所签订的条约。

(2) 国际惯例与先例

国际纠纷的解决,如果没有联合国的议决,发生纠纷的双方基本上都会以类似发生过的国际事件的结局方法作为解决方案的一个参考,而这种解决方案的先例可以被国际法庭作为审理国际纠纷的一个依据,国际法庭所引用的国际法基本上都是多边签订的多边条约以及国际惯例,但是国际法庭的弱点是没有签署的国家就不受此多边条约的约束,如美国就不签署国际海洋法条约,虽然全球约大部份的国家都签署了,因此可以看出美国是最不愿意遵守国际法的一个国际强权或者是大流氓。国际法庭的另一个弱点是纠纷的双方都必须先签署声明表示愿意接受国际法庭判决的约束,不然国际法庭是没有审判权的。因此国际法庭是很清闲的,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我国曾经与新加波对白礁岛的主权在国际法庭进行审理,我们败诉了也失去了白礁岛。

(3)联合国安理会的议决

所有的国与国之间的对抗行为也只有联合国安理会的议决能够对其成员国有约束力,例如对某个国家的制裁或战争行为。但是今日的国际强权干预之下这些议决案也失去了它应有的功能与效力,例如联合国安理会曾议决对前利比亚设立禁飞区,但是西方列强把他解析为他可以对地面的目标攻击也在禁飞区议决的范围内,简直是玩弄法律,中国与俄罗斯虽然不赞成,但是面对西方列强也无力干预。

(4) 公认的普世价值,如人权等

普世价值作为干预他国内政的一个理由是最近这几十年来所发展的一个新的国际法的法源,最严重的国际人道罪行是种族清洗或大屠杀,人权也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作为干预他国内政的一个借口,美国前总统卡特是这个政策的始作佣者,他宣布他将以人权的状况来判定美国的外交重点,但是多年来美国所展现出来的双重标准,对外的如支持对美国友好的极权政府,如前埃及中东的也门,沙地亚拉伯等,内部的如不经审判无限期的扣留美国认为的危险人物,这种严重的违犯人权的行为以使到美国的人权外交在国家利益至上的外交政策下成了国际大笑话,毫无价值。如今种族屠杀还是被接受为国际武力干预的合法理由,但是美国的人权外交已经是没有太大实质效力的。

(5) 强权

我看强权不用解释,今天国际之间所依赖的原则,强权是最长被使用的但都被美化了或者被勉强的合理化了,如中国历史上所签订的不平等条约,西方不是用种种牵强的理由把他合法化吗?百多年过去了今日的国际外交处处可以看见强权的例子,中东的战争更是毫无合法性的,但是美国人一手操纵而建立的政权却又再国际社会中以一个合法政权出现及活动,而国际上各国本着本国的国家利益也只有接受了这种现象又有谁会仗义直言呢。

  1. 国际法中处理国家融合或分裂的处理方式

国际法中对于国家融合或分裂的方式是杂乱无章,根本形成不了一个可以遵循的规则,有的通过武力革命,有的通过外力的分隔,近半世纪来我们看到了形形式式的例子,如越南的南北统一是经过武装革命,印度的印巴分裂是英国人一手设立,最近的东帝汶独立 是由联合国强势干预,还有南苏丹的独立也是在世界列强的操控下与联合国主导下完成的。接下来,本属于中国的外蒙古也是在前苏联的操控下脱离中国的,今天假如中国出现问题,如动乱或国力衰退,那么中国还是会面临四分五裂。前苏联的下场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国也看见了马来西亚的成立,但也看见了成立后两年新加坡的退出,很有意思的是新加坡参加马来西亚是有经过一场全民公决的,但是新加坡的退出却是非常的突然, 不管新加坡的退出是自身要脱离还是被中央政府驱赶,这都是东姑与李光耀之间的事,人民根本没有参与意见的机会,不管是新加坡的人民还是其他马来西亚的人民。由此可见要分要合强权就是公理。其实我们只要细看地球上所有被承认的主权国家,他们彼此之间的国界是由历史上民族的团聚而自然形成的吗?我看这类国家非常的少,除了历史悠久的单民族国家可能还能保留大概原有的国界如法国,英国,或东方的日本以及中国外,其他的整个美洲大陆(包括北美,中美,南美), 非洲大陆,东南亚,中东等,这些地区的国家所拥有的国界都是殖民地的主人替他们划定的,在非洲甚至本来同一个民族历史上聚集在一起,但被殖民地者的利益瓜分,最后独立的时候是以殖民地者的势力边界为国界,而因造成了一个民族同时出现在几个不同的国家,而一个国家又同时由殖民地者的强行划分而拥有几个不和谐的民族,非洲从此纷争不断,甚至发生了一个国家内一个种族对另外一个国内的少数种族展开屠杀清洗的现象,这些都是因为殖民统治的恶果,我们看看我们这里北加里曼丹跟南部的分隔,难道又不是英国人跟荷兰人私下在替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划出的边界吗,被殖民统治过的人民世世代代的都承受着遗留下来的恶果。在国际法上是有涉及到民族自决的问题,但是世界列强因自身的利益,或者问心有愧都对这个问题淡然处理。在联合国宪章中是有两条提到民族自决的问题,第一条是在第一条的二段中提到民族应该有同等的权力,还有在第五十五条有提到和平与互相尊重的原则。如此看来联合国也没有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来处理国家的融合与分裂,虽然联合国最近处理了东帝汶与南苏丹的独立但是这还不能够形成一个公认的法律,只能够说是一个个案。这两个新国家的成立主要是因为国际上对于当年的统治东帝汶的印尼以及统治南苏丹的现苏丹政权给予超大的压力,逼使印尼与苏丹做出让步,这种结果还构不成国际法上的先例。

  1. 我对联合国调查团的报告及联合国秘书长于丹的结论的分析与评价

正如上面所说的东马参与马来西亚在历史上是没有先例可循的,而且新加坡与东马两州所采取的民意调查的方式是不同的,新加坡是有经过一场全民公投而决定参加的,东马两洲呢,只是经过所谓的调查团来探讨民意。我有注意到在所有的调查团中,联合国的调查团是最重要的,但是很不幸的秘书长于丹的结论并没有任何使人信服的分析与讨论,整篇结论处处可以看到他有不得不做出有利于成立马来西亚的结论,甚至对一些事实的分析是非常牵强的,甚至有一些自相矛盾。首先,沙巴与沙捞越的人民的意愿是没有经过如新加坡一样来自全民公投,这就使人觉得奇怪了,新加坡当时也有一个高度自治的地方政府,与沙巴,沙捞越的情况很接近。因此为什么联合国没有遵守他们的大会议决案1541中的第四原则那就不得而知了,这个联合国大会的议决案明确的说明人民的意愿必须要通过一个公正的,透明的也符合国际选举标准的民主程序。而联合国在有必要的时候,也该来监督这个程序。于丹的结论一开始就对当时的对马来亚政府在他还没有做出结论以前就单方面宣布1963年9月16日成立马来西亚感到非常不满,他对于各有关政府只做了在9月14日以前做出结论的承诺,当时的马来亚政府的这种举动,使人可以感觉的到,于丹的结论早已经被他们掌控之中, 也可能替他准备好了,从于丹所表示的不满可以看出后面他的结论中所提到的东西是他真正的原意吗?接下来,他很清楚的交代了所谓民意的来源是通过当时中选的议员,政党领袖或其他的团体领袖安排与他的代表团见面,而代表团也只是收集与参考了其他的文件如此而已,接下来,他也对于印尼与菲律宾希望能够派遣观察员的事件不能够提早安排感到遗憾,接下来他谪录了联合国大会1541议决案的第四原则其中很明显的说明一个透明与公正的公投是必要的,接下来在他的结论中他提到了选举但不是公投。再来他提到政治扣留犯以及其他被无理剥夺了投票权力的人,但却是轻描淡写的说这类人数不多而不会构成不同的选举结果。他是否忘了第四原则所提到的不是议会选举而是全民公投。他最后草草的下了整个调查团的报告是符合第四原则的结论,这是非常使人难以信服,过后虽然他在结论中提到印尼与菲律宾将接受马来西亚如果东马两地的人们都同意的话,但是他的结论中并没有说他的结论已经被印尼与菲律宾所接受,只靠安排见面的一些地方或政党领袖及一些议会议员所表示的意见就能做出绝大多数的人民都赞同参加马来西亚的结论未免过于牵强也缺乏公信力了。

  1. 我对其他调查团的报告所做的分析与评价

我注意到马来西亚选择在1963年9月16号成立而不是原先建议的8月31日。可以看出当时马来亚政府及英国殖民地政府以及国际社会都非常在意联合国秘书长的结论。因此当于丹宣布他会在9月14号公布其结论时,马来西亚日就必须延迟到9月16号去了,从这个事件中可以看出其他调查团的报告是没有什么作用的,也没有公信力,其实没有人会重视联合国以外的报告,英国人其实是安排把沙巴沙捞越交给吉隆坡的始作俑者,其不合法又不合理,因为他无法取得人民的支持。因此制造了这些调查团来掩盖其不正当性的行动,这些调查团没有到新加坡去进行工作是很明显的。我认为我们不需要太重视这些报告。

http://www.ehornbill.com/v12/2012-11-06-12-02-23/2012-11-06-12-04-48/2873-2013-12-22-14-20-48

火箭的操人。不好意思! 你省省吧, 看了你的言论, 你没有站在砂民的立场, 是站在马来亚利益立场着想, 你还不了解砂民心中真正所要, 我告诉你, 砂的未来不再由马来亚决定, 砂有绝对的自主条件。无需跟马来亚合作, 因为说到底马来亚人无论是国阵或民联, 无论是谁当政府,同样是贪图砂的丰富资源, 你们在马来亚整天被巫统打压时就高喊( 正义 ) , 打造正义政党形象, 可是面对砂的课题时, 你们口中的正义就变成双重标准, 这种选择对自己有利益的正义, 就是虚伪的正义。

你不妨告诉我, 什么叫合作关系? 合作关系就是双方都有价值, 双方都需要依赖彼此, 这样的合作才能继续下去, 问题是砂一直以来根本无需依靠马来亚, 反而是马来亚一直要依赖砂的资源提供发展, 相对的砂有如此的条件, 有人才, 有丰富资源, 为何许多政策必须一直按照你们马来亚? 请问! 这种合作是叫合作吗? 就像做生意一样股东之间必须要依赖彼此, 如果只是一方股东出钱,出力, 另一个股东只会拿钱, 而什么都不会做还把整个好好的公司搞到要破产, 连累那个一直出钱出力的股东, 你别告诉我, 这种合作还能继续下去。

https://www.facebook.com/sarawakfsarawakians?fref=photo

S4S迈向公投,被操纵的民运?

对于很多的西马同胞和行动党支持者而言,“砂拉越人的砂拉越”(S4S)区域主义,很像巫统操纵的种族主义,被利用驱赶西马政党(行动党和公正党),砂拉越人太天真了。

事实上,砂拉越人的区域主义和西马半岛的族权主义一样吗?当然不一样,西马半岛的族权主义是不公平的特权主义,而砂拉越人要求的是公平的普世人权!它不是狭义的只淡资源分配,而是包挂了各项自主权,比如教育的自主权(维护母语教育,务实和政治脱钩),宗教的自主权(宗教平等,维护世俗)等等。

S4S迈向公投运动中,某些人乘机喊出“拒绝西马政党”的口号,显然对砂行动党造成不小的杀伤力。说句公道话,砂行动党是目前为止唯一推出砂州自主权诉求的政党,值得赞赏。可是为什么一个S4S迈向公投运动,就能颠覆主导权?是因为砂行动党不够“本土化”吗?对该运动后知后觉,是因为和社运分子脱节了?是因为自满?是因为没有足够本土人才?请问那些曾经进进出出的人才怎么不见了?为什么无法汇集起来?行动党是不是应该先自己检讨检讨。如果在自己的党内都无法贯彻民主原则,那么党外呢?民众如何相信你是玩真的?

没错,过度强调区域主义,对一个国家是不健康的。但如果和西马半岛的族权,神权和皇权做比较,砂拉越人的区域主义算得了什么?讽刺的是,砂人区域主义的崛起,正是为了对抗西马族权和神权的入侵。

“先换政权,打击贪腐,因为砂州贪官员也是砂人”等等言论,是有道理。但大前提是,你必须对更换政权抱着信心。你有信心吗?民联为什么死亡?如果伊斯兰党开明派尊重普世的民主治国理念,干嘛要成立什么新希望党才来组新民联?直接加入行动党或公正党就好了啊!这样子要Abang Adik但是又各怀鬼胎,管你民联2.0,3.0到 n.0都好,还不是等待历史重演?如果行动党认为友党不可靠难控制,那你就自己来,努力转型啊!人民的绝望,不是下一届换不了政府,而是民联更本没有准备做个好政府。说好的两线制,是让双方越做越好,结果是无奈的看谁先变坏,然后更坏。这种死局,砂人就看在眼里,怎么会有人愿意陪葬呢?

停止把换不成联邦政府的罪名套在砂人(尤其的原住民)的头上,那是选区划分不公的结果,大家的责任。

“Sarawak for Sarawkians”,只是一个口号。原意是提高砂拉越人对自己权利的醒觉。砂拉越是一起组织马来西亚,不是加入马来西亚,应该享有平等地位。没有人可以阻止朝野政党拿该口号来用,然后填上自己的色彩,只要醒觉目标达成,最终受益的还是砂人民自己。你要是砂拉越人,你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请不要把支持民联看成是理所当然的事。好好检讨,不是冷嘲热讽。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306492